扫描二维码,手机登录

中国地炼:“土八路”打倒“正规军”

2016-11-25 17:11
  • 字号 缩小字号 缩小字号 加大字号 加大字号
     最近,地炼成了石油圈的时髦话题,甚至出现了地炼现象。朋友圈里频频出现关于地炼的转发内容,感觉再不谈谈地炼,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石油圈内人了。
    小炼油?噢NO,地炼比你想的牛。
    地炼,就是地方性炼厂。听这名字,有种“地方军”的既视感。的确,跟央企主营炼厂相比,由于长期缺乏稳定油源,加上规模小、管理不规范,地炼一度是低劣、廉价、不规范的代名词。还有别号,叫小炼油、土炼油。
    但是,现在的地炼异军突起,特别是三权放开后,已经成为成品油市场中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无论规模实力还是市场份额,地炼都“三分天下有其一”。
    从市场份额到价格优势,地炼已经今非昔比,再也不是过去的土八路了。
    一.21家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的地炼企业
    12015527日,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有限公司首获可使用进口原油750万吨/年。
    2
2015629日,盘锦北燃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700万吨/年。
    32015710日,中化弘润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530万吨/年。
    42015714日,山东垦利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252万吨/年。
    52015714日,山东利津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350万吨/年。
    62015729日,亚通石化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336万吨/年。
    7201583日,宝塔石化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616万吨/年。
    820151022日,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有限公司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416万吨/年。
    920151022日,山东天弘化学有限公司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439.68万吨/年。
    1020151022日,山东寿光鲁清石化有限公司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258万吨/年。
    1120151022日,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331.2万吨/年。
    1220151117日,东营齐润化工有限公司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220万吨/年。
    1320151125日,山东海右石化集团有限公司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320万吨/年。
    14201616日,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获得可使用进口原油360万吨/年。
    152016418日,无棣鑫岳燃化公司初步确认该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240万吨/年。
    162016511日,山东恒源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初步确认该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350万吨/年。
    172016518日,河北鑫海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初步确认该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372万吨/年。
    182016617日,山东清源集团有限公司初步确认该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404万吨/年。
    192016815日,山东神驰化工有限公司初步确认该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252万吨/年。  
    202016927日,山东中海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初步确认该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186万吨/年。  
    2120161026日,山东金诚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初步确认该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300万吨/年。
    二.地炼现状与发展
    截至2015年底,全国地方炼厂(含中化、中国兵工等控股及收购的地炼企业)一次总产能2.13亿吨/年,约占全国一次加工能力7.40亿吨/年的29%。作为国内地炼最集中的省份,山东地炼一次加工能力达到1.44亿吨/年,占国内地炼的68%,陕西地炼为2100万吨/年,占国内地炼的10%
全国地炼中,一次加工能力500万吨/年以上的地炼有11家,合计产能约8100万吨/年,占地炼总产能的38%
    有人有疑问了,这么高的比例,地炼的油品质量可靠么?壳牌、BP、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国内外大牌油企都在采购地炼油品。以中石油来说,严格按照外9项指标采购,也就是说比中石油自己炼厂采购的油品还额外多9项指标,就是为了严防质量问题。约1/3的地炼,是符合这些油企质量指标的。
    加工量与生产负荷
    虽然地炼一次加工能力非常大,但受原料不足限制,一次加工装置开工率非常低,长期处于50%以下。随着原油进口资质的取得,地炼加工原料发生颠覆性变化,2015年山东地炼一次原料加工量6200万吨/年,其中原油加工量占比已经达到76%左右,燃料油加工总量1488万吨,占比24%。在炼厂加工的原料中,原油占比也从2009年时的不足40%,迅速增长到2015年的接近80%
    自20159月份开始,山东地炼一次加工装置加工负荷开始一路飙升,2015年平均开工率45%20161~4月平均开工率已达59%,并于4月初迎来63.10%的最高值,创下五年来最高纪录。地炼开工负荷之所以持续攀升,一方面,在于民营炼厂在获得原油进口配额后,低价、优质原料刺激炼厂开工热情;另一方面,在国际油价低于40美元的情况下,国内成品油零售价格设立“地板价”,炼厂加工利润增大,刺激炼厂开工积极性。一季度,山东地炼一次加工装置加工量约2100万吨,较2015年同期增长40%,装置平均加工负荷超过55%,同期两大集团炼厂原油加工总量同比下降2.5%
    装置结构与产品收率
    由于地炼长期靠加工燃料油和劣质原料生产沥青与调油组分生存,装置结构与两大集团炼厂有所不同,其最早的主要装置是常减压、焦化和少量小型催化装置,重整以及其它深加工装置几乎没有;近期随着原料性质的改善和成品油质量升级的加快,加氢精制、加氢裂化、连续重整等装置大量建成投产,装置结构已越来越科学合理。
    常减压增长后继乏力
    国内炼油产能过剩已十分明显,地炼常减压装置产能利用率不高,新建常减压装置项目停止审批。随着地方炼厂申请进口原油使用权的增多,更多地炼常减压闲置产能将被淘汰,未来地炼常减压装置增长将进入微增长阶段。
    延迟焦化已成明日黄花
    截止2015年底,山东地炼延迟焦化装置总产能为4365万吨/年。近年来,随着地炼加工原油占比增加,原料质量得以改善,山东地炼加工劣质燃料油占比明显下降,延迟焦化装置逐渐受到冷落。如东营神驰渣油加氢项目试车,其延迟焦化装置提前淘汰,中海沥青滨州新建的延迟焦化装置迟迟未开工。
    加氢项目正如日中天
    比较之下,山东地炼各种加氢装置表现十分活跃,为了顺应油品升级趋势,诸如加氢改质、加氢裂化、渣油加氢等装置上马较多,炼厂新建或改建,以最大限度满足清洁汽柴油生产要求。目前山东地炼各类加氢装置总产能已经达到7100万吨/年,其中加氢精制装置5560万吨/年,基本具备产品加氢精制全馏分覆盖能力。截止到2015年,山东地炼已投产蜡油加氢裂化总产能为750万吨/年,其中,2015年新增产能560万吨。渣油加氢产能360万吨。未来各类加氢项目将成为山东地炼装置改扩建的主体,据统计大约将新建2255万吨产能。
 
    续重整方兴未艾
    随着油品质量不断升级,催化裂化汽油品质已不能满足质量要求,地方炼厂将视线转向可以生产高品质汽油的连续重整装置。山东地区已投产催化重整装置见表4
    2016年,淄博金诚石化、东营天弘化学、东营胜星石化在建重整装置将相继投产,合计产能为300万吨/年。届时,山东地区重整装置总产能将达到1120万吨/年。
    催化裂化柳暗花明
    催化裂化装置是炼油产生效益的核心装置,两大集团炼厂,催化裂化加工能力已接近一次加工能力的40%,山东地炼催化裂化装置能力大约占一次加工能力的20%
    地炼催化裂化发展不是非常快,一方面受原料限制,重质原料加工过程中,生成的蜡油少,可作催化的原料不多;另一方面,催化产品质量较差,地炼产品精制能力不足,制约催化裂化装置建设。近几年在加工原料得到改善的情况下,催化裂化装置建设步伐加快,已建成投产了多套大型装置,随着原油进口权的取得,预计将来还有一些新的大型催化装置建设。由于地炼主体装置结构越来越合理,加上其在中间原料加工、气体转化、油品调和等方面的特点,其成品油收率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2015年山东地炼汽柴油总产量为4512万吨,其中汽油1690万吨,柴油2822万吨。汽柴油总收率为72.8%,高于两大集团水平。
    三.地炼优劣势分析
    政策优势
    2015年前,除部分中化、兵工控股企业外,地炼没有原油进口权,主要原料为燃料油,地炼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很小。2015年后,国家对地炼放开原油进口限制,地炼相继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和原油进口非国营贸易配额。进口原油使用权表示炼厂可以加工进口原油;原油进口非国营贸易配额是指可以直接从国际市场采购的原油数量。截至20163月,山东地炼共获得进口原油使用量4143万吨/年,仍有2298.4万吨处于申请中,原油进口非国营贸易配额获批3143万吨/年。
    由于多数企业一些配套装置还在建设中,装置实际加工量并没有提高多少,其获得的进口原油使用权和原油进口非国营贸易配额超出其真正加工能力,因此,其在原油采购时对原油价格、质量、数量、时机等方面有非常大的回旋余地,不像两大集团炼厂,原油采购制约因素非常多,比如2016年一季度,国际原油价格跌到30美元以下,国内成品油价格受40美元地板价的影响维持不变,炼油效益巨大,两大集团炼厂原油加工量不但不能增加,反而比去年同期减少2.5%,地炼却能够开足马力,抢占市场。政策红利让地炼过去的原料劣势转化为现在的原料优势。
    另外,作为地方政府重要财政收入来源企业,部分炼厂甚至存在政府参股,地方与地炼总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地方炼厂在银行贷款、土地批复甚至税费抵扣方面均能享受一些照顾,这也是保证地炼企业快速成长不可或缺的土壤。目前最为突出的是消费税,地炼许多产品都通过石油醚、烷烃、沥青料等避免消费税,而两大集团炼厂几乎没有一家炼厂通过这些避税。像溶剂油市场,原来溶剂油市场都是两大集团的市场,现在溶剂油市场成了地炼的天下,两大集团基本已退出了溶剂油市场。
    技术创新优势
    由于体制和机制的不同,地炼在技术创新上已走在两大集团炼厂的前面,以前地炼要靠两大集团炼厂对其进行帮扶,现在石科院、洛阳院、鲁姆斯、UOP等国内外著名科研院所成为地炼的座上客。工艺简单、技术落后的地炼已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技术先进、装备精良、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地炼。地炼创新优势主要表现在新技术使用上。对新技术、新工艺决策快,实施快,不像两大集团炼厂需要层层审批,过程长,实施慢。科研单位开发的最新技术,两大集团炼厂还不敢采用的时候,地炼敢采用,比如催化冷再生剂循环催化裂化技术、沸腾床渣油加氢技术、汽柴油改质技术、轻汽油醚化技术、针状焦生产等新工艺、新技术都是在地炼首先采用。地炼已成为科研单位开发新工艺、新技术的首选实验基地。地炼创新工艺技术主要体现在气体加工上。最早的芳构化、异构化,之后是MTBE、烷基化,现在是烷烃脱氢。随着地炼加工原料的改善,石脑油转化技术和工艺开始受到重视,预计将成为其以后创新发展的重点。
    价格优势
    通常炼油成本包含投资成本、人工成本、管理成本、财务成本、销售成本、原料成本等,与两大集团炼厂比较,前三项主要成本地炼优势明显。成本优势体现在市场上就是明显的价格优势。
    2015年出厂价年均价比较,93#汽油长岭高1219/吨,0#柴油长岭高507/吨。2016年至今出厂均价比较,93#汽油长岭高1612/吨,0#长岭高892/吨。如果考虑长岭油品还要通过大区公司进入省公司,省公司再面对社会销售,中间还需要两次加价,对于下游客户,尤其是民营加油站和终端用户来说,地炼低价成品油的诱惑难以抵挡,运到千里之外,也还是有价格优势。这一两年,中石油、中石化在批发市场上的传统定价权也被山东地炼抢走了,油品批发市场啥价格,山东地炼说了算,它成了价格风向标。
    品牌信誉劣势
    多年以前,地方炼厂受制于原料与装置,成品油品质参差不齐,曾发生过多起质量纠纷,一朝被蛇咬,诸多下游客户放弃地炼而选择价高但质量有保证的主营油品。直至目前,部分下游客户对地炼印象与认知依然停留在劣质油的层面上,殊不知,地炼发展伴随着科技进步,近年来地炼成品油质量升级步伐不断加快,汽柴油品质完全符合国家标准要求。同样质量的油品,在主营单位销售与地炼销售价格相差明显。以山东省为例,目前山东0#普柴主营批发价格4200/吨,而地炼0#普柴批发价格在3800/吨左右,二者400/吨左右价差主要体现在品牌价值。
    作为地炼企业,品牌建设需要漫长时间,目前市场口碑较好炼厂不过京博等寥寥几家,其产品售价亦高于其他炼厂100~200/吨。随着地方炼厂与国际市场接轨,品牌信誉显得愈发重要,当前,山东已经有10家地方炼厂陆续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与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然而地炼企业品牌认知度较低,炼厂更多寻求中联油、中燃油等国企代理进出口,可见,提升品牌影响力,地炼品牌建设依然任重道远。
    原料产品运输成本高
    原油、成品油的运输一般分为三种方式:油罐车队运输、火车专线运输以及管输。管输的成本要远低于其他两种运输方式,以黄岛-东营为例,不同运输方式成本。
    两大集团炼厂基本实现了原油、成品油的管道运输。地炼大多还是靠油罐车运输,自20152月国家发改委公布《关于进口原油使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以来,地方炼厂炼制进口原油开始实质性的破冰之旅。但同年4月山东各个港口进出的油罐车载重被限制为标载,油罐车载重由90余吨转变为载重30余吨,炼厂运输原料的成本陡增。个别炼厂拥有港口至厂区的火车专用线,如汇丰石化,但这样的企业非常少。随着进口原油资质的取得,原油管输建设的步伐正在加快,目前已建成投运3条原油管线,分别是日照至东明原油管道、黄岛—潍坊重质液体输送管道、莱州港至昌邑石化的原油管线,烟台港西港区至淄博原油输送管道2016年投运,董家口—潍坊—东营管线即将开建。
    终端加油站建设滞后
    目前山东地炼旗下加油站不足500座,主要集中在滨州、东营等地,除了京博、万通、富海、东明等炼厂积极布局终端加油站市场之外,其他炼厂旗下加油站数量寥寥无几。对于没有终端加油站或者旗下加油站数量较少的炼厂而言,过多依靠批发销售,对市场缓冲能力较弱,一旦市场出现剧烈波动,炼厂容易出现库存积压。部分地方炼厂已经意识到终端市场的重要性,近年来不断通过新建、收购、租赁、合营等方式入驻终端市场,菏泽东明石化计划2016年以东明石化为中心辐射半径方圆300公里范围内新增300座加油站;富海集团同样加快山东省内以及江苏等地加油站、加气站的布局。然而更多炼厂表示,现在已经错过进入终端市场的最佳时机,加油站收购或租赁成本较高,收购成本动辄上千万,多数炼厂没有那么雄厚的财力大规模推进终端加油站项目,终端零售将成为整个地方炼厂短期甚至长期内难以弥补的短板。
    在成品油需求迅速增长和国家淘汰落后产能政策的倒逼中,地炼不断进行产能扩张和产品质量升级。特别是2010年至2014年的5年间,产能剧增194%。随着实力的不断壮大和资源瓶颈的制约,部分优质地炼选择加入国家队,拓展了原料渠道和资金筹措能力。其中,中国化工整体收购、重组和控股炼油企业7家,产能2300万吨/年。现在,经过一系列整合重组,地炼产销一体化格局已经具备,形成了独特的发展体征。
阅读 25922 次数